当前位置:赵县在线 > 学者:民进党“政治防疫”积习难改

学者:民进党“政治防疫”积习难改

  【两岸快评第700期】

  【两岸快评第700期】

  截至3月20日,台湾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35例,其中18日、20日两天分别新增23例和27例,再次刷新单日新增纪录,这让此前日新增保持个位数的台湾防疫形势骤然紧张。那么,是什么让自诩为新冠疫情防控“优等生”的台湾成绩下滑如此之快呢?如果对比2003年台湾“非典”疫情防控中的例子,或许就能找到答案。

  我们查阅当年资料发现,2003年“非典”期间,台湾从3月出现首例感染者开始,到4月21日台北市和平医院爆发集体感染事件前,疫情相对稳定,一度保持了“零死亡、零输出、零社区感染”的亮眼纪录。但从和平医院爆发疫情后,形势急转直下,从南到北多家医院出现集体感染,社区感染更使得人心惶惶。同年5月21日,世界卫生组织将台湾列入感染区,直到7月5日才最后一个从感染区除名,最终造成674名感染,84人死亡。事后分析,台湾疫情防控破功的原因,与当时执政的民进党当局“借疫情搞政治”脱不开干系。

  一是借机抹黑大陆。当年台湾从首例到第5例“非典”病例皆为境外输入型,故民进党当局认为只要做好境外输入的管控,危机就能迎刃而解。于是防疫工作变成了关闭岛内对外连接,主要针对当时疫情最为严重的大陆和香港采取防控,但却忽视了本地感染个案的防治。于是台卫生主管部门居然制作了这样一个公众广告,说在台湾岛内“匪谍”比“非典”病患还要多,民众要多注意的是“匪谍”,而不是“非典”,企图借防疫煽动岛内民众对抗大陆的情绪。

  二是硬闯世界卫生组织(WHO)。就在台北和平医院爆出集体感染的前一天,陈水扁对来台的美国议员提到台湾防疫表现卓越,却被排除在WHO外,这对台湾非常不公平。结果其成绩单翌日便被戳穿,民进党当局马上转过话锋说,台湾疫情如此严重,只有加入WHO才能更快地争取到援助。2003年5月出现第三波疫情高峰后,民进党当局依然醉心于5月19日在日内瓦召开的世界卫生组织大会(WHA),要求以观察员身份加入这一国际组织大会。而对大陆一再表示愿意给予的支援,民进党当局的回应却是,“大陆帮不了什么忙,要想真帮忙,就不要阻挠台湾加入WHO”。

  时过境迁,当17年后人类再度面临新型冠状病毒的考验时,在台湾二度执政的民进党当局仍然没有很好地吸取上次的教训,“政治防疫”故伎重演。

  一是违反国际惯例,坚持使用“武汉肺炎”名称。WHO呼吁不要再把目前的疫情和地名做关联,但民进党当局始终并几乎是世界上唯一坚持以官方名义使用“武汉肺炎”的地区,进而导致岛内社会铺天盖地使用“武汉肺炎”一词。民进党当局完全是为了一己政治私利,甘愿让台湾百姓违反国际惯例被贻笑大方,也让中华民族守望相助、人溺己溺的人文情怀,在这些民进党政客的私心自用下被破坏污染,也向社会大众做了最坏的榜样。

  二是“亲美反中”和“防疫政治化”。在防疫物资上,民进党当局第一时间宣布口罩要管制,禁止出口大陆地区。而3月18日台湾与美国却发表了“防疫合作联合声明”,声称将在快筛试剂的研发等六个项目进行合作,美国将保留30万件防护衣原料给台湾,台湾将在口罩产量稳定后每周向美国提供10万个口罩。在人员管控上,2月5日民进党当局就将大陆列为二级以上流行地区,大陆人士暂时禁止入台,11日又宣布香港、澳门地区学生也暂缓赴台。相较于对大陆管控的雷厉风行,面对欧美日时,民进党当局的动作却迟缓起来,直到境外输入病例不断增加,才于3月19日对98个国家和地区发出三级警告。台湾防疫学会荣誉理事长王仁贤表示,“当下半场换场与欧美日对垒时,台湾就完全矮了一截,拖泥带水地搞到其他国家都锁国了,台湾才提升旅游警讯”“被‘反中’情绪操弄后,延迟管理欧美日,是造成现在大量病例反输入台湾的元凶”。

  中华民族历史上经历过很多磨难,但从来没有被压垮过。这次新冠肺炎疫情,是一次危机,也是一次大考,中国人民一定能够在磨难中继续成长。希望民进党当局也能吸取2003年“非典”“政治抗疫”的教训,不要再罔顾事实、罔顾科学、罔顾民族感情,真正从两岸同胞民族感情出发,回到“一个中国”的基础上,以病毒无情人间有爱,两岸携手共抗疫情的态度,重新盘点自己的所作所为,不要再辜负台湾民众的信任。(作者:王鸿志,系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副研究员) 【编辑:王诗尧】

  • 热点文章
  • 24小时
  • 7天
  • 30天